第四百二十四章 钝刀割肉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校花的贴身高手纨绔仙医:邪帝毒爱妃我真是大明星空姐的贴身高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御前侍卫

    墓碑上是白一的名字,他笑的是那么的灿烂,但他始终是那样的无奈。

    阿暖站在那里,双眼发呆的注视着白一的脸,始终不相信他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怎么可能。

    他说过要一直陪在她身边的。

    只是那么一会的功夫,阿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人就倒在了白一的墓碑前面,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全身都僵硬了。

    医院里面温珊珊心急如焚的注视着阿暖手紧紧的握着阿暖的手。

    睁开眼阿暖看着眼前的女人,把手又拉了回去,她很累了,什么都不想说。

    一旁的许荣荣不理解,这孩子是怎么了。

    回來了不和他们说,现在又这么冷漠,就是知道了白一的事情,也不能这样。

    其实关于阿暖一回來就跑去白一的墓地上的事情,许荣荣也是挺意外的,家里为了不让阿暖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很保密了,但这孩子回來后还是找到了。

    “阿暖,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许荣荣摸着阿暖的头问,阿暖看着许荣荣摇了摇头:“沒有不舒服,只是有些累,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妈,你能不能给我煮点糖水喝。”

    看着阿暖许荣荣都觉得心酸,忙着点头说这就煮,但这里是医院,她回家了,谁照顾阿暖啊。

    珊珊在这里不假,但看两个人的关系总觉得不好。

    许荣荣想了想:“要不等你好了,回家了妈妈给你煮,好不好。”

    “好,那妈妈哪里也别去,陪着阿暖,沒有白一,阿暖很冷。”阿暖明显的有些憔悴,特别是说话的时候,一说话声音都是嘶哑的,许荣荣那里舍得离开啊,家里的两个孩子都去幼稚园了,再说还有战熠阳呢,她也都不在乎了,阿暖需要她。

    但是她也要照顾珊珊的感触,现在看珊珊明显不好。

    “珊珊,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先休息一会,我照顾阿暖。”许荣荣不是要温珊珊走,只是想要温珊珊休息一会。

    温珊珊摇了摇头,看着阿暖,我想陪她一会。

    “我累了。”转身阿暖面朝着许荣荣那边,许荣荣看着阿暖感觉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但她也说不好是什么事。

    就在这时候,战熠阳抱着女儿和儿子來了,儿子是地上走來的,手里还拖着一个水果篮,虽然篮子很小,但是很精致。

    进门许荣荣一看这爷仨,当时就傻眼了,一个个棉花包似的,这是怎么來的。

    如今两个孩子都五岁了,放到地上能到处乱跑了,特别是战小丫头,活泼的无人能比。

    “你们怎么來了。”许荣荣问,战熠阳把女儿放下,两个孩子先是叫了温珊珊阿姨,而后拉着水果篮走到了阿暖的身后,天气不是冷么,两个孩子不敢靠近阿暖,但还是叫她:“姐姐,安然來看你了。”

    战小丫头挺绵软的说,阿暖回头看着战小丫头,战小丫头高兴的,一看这么漂亮的姐姐,高兴的嘻嘻直笑,她有好多的哥哥姐姐哦。

    “安然。”阿暖现在身体不舒服,但还是想要起來,许荣荣按着不让起來的。

    阿暖沒起來,把手伸了出去,摸着战小丫头的小脸蛋问她:“你怎么穿这么多。”

    “爸爸给安然穿的,爸爸说就因为姐姐不听话,穿的太少了,才会住院了,安然不想住院,打针好疼的。”

    听安然说阿暖也笑了,很久才说:“你啊,真是个小精灵,你把衣服脱了吧,坐到姐姐床上好不好。”

    听到阿暖说,战小丫头看看爸爸妈妈,都沒说什么,就去了爸爸面前,准备脱衣服了。

    战熠阳蹲下给战小丫头把外套脱了下來,抱着战小丫头胖胖的小身体放到了床上,战小丫头靠在阿暖的身边,拉着阿暖的手问她:“姐姐怎么了。什么时候能回家,安然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给姐姐,苹果可红了,还有哈密瓜。”

    安然可会说了,小嘴一直的说,哄得阿暖高兴。

    温珊珊看着这一家子这么的高兴,只好起身站了起來,转身朝着外面走,许荣荣看见忙着就起來了。

    “珊珊你要走么。”许荣荣去门口追温珊珊,温珊珊便说:“这两天白晟的身体也不好,我回去看看他,有时间了再过來,不用管我,你照顾阿暖吧。”

    温珊珊说完直接走了,许荣荣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回头看看沒说话的战熠阳,不知道这些人都怎么了。

    小儿子正趴在床上看着阿暖,好像说也很喜欢,但看妹妹说的那么高兴,他也插不上嘴,也只有一旁站着看的分了。

    许荣荣走过去坐下,看着阿暖和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样子,心里总算是踏实了许多。

    晚上战熠阳和许荣荣留在医院里照顾阿暖,战天宁现在已经回部队了,而且纪凡逸的儿子已经顺利的接管了纪凡逸的公司,至于战熠阳这边,战熠阳坚持自己管理公司,不用战天宁插手。

    其实为了这件事情,纪凡逸一直觉得战熠阳是在和他嘚瑟。

    我都退休了,你儿子给我搭理公司,你为什么非要不用你儿子。

    但是战熠阳就不用,纪凡逸也沒辙。

    不过现在战熠阳也不去公司,公司有韩阳和王丹彤给看着,他也不用怎么操心,偶尔去一趟完全可以。

    晚上都睡着了阿暖睁开眼睛看着,眼泪就从眼眶里面流出來了。

    其实都沒看见的事情,战小丫头就给看见了,而且第二天还告诉了战熠阳了。

    “爸爸,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哦。”战小丫头十分神秘的和战熠阳说,战熠阳是來学校接战小丫头和小儿子回去的。

    弯腰战熠阳把女儿抱了起來,问她:“什么秘密。”

    战小丫头想了想趴在战熠阳的耳朵上面说,战熠阳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后问战小丫头:“真看见了。”

    战小丫头点头如捣蒜:“安然从不骗人的。”

    这话说的很不诚实,因为她就经常骗哥哥。

    不过战天翼根本不在乎这些,跟在爸爸身后十分的成熟稳重,爸爸一直抱着妹妹,从來都沒抱过他,但他始终那么的听话。

    战熠阳点了点头,这才说:“爸爸带你们去吃好吃的,你们不许把这件事说出去,包括妈妈。”

    战熠阳不希望许荣荣担心,所以这件事情也就隐瞒下來了。

    战小丫头看看哥哥:“爸爸怎么知道哥哥知道了。”

    “爸爸知道。”战熠阳说,战小丫头嘟嘟嘴,早知道不告诉哥哥了,哥哥先告诉爸爸就沒意思了。

    战天翼可真冤枉,他真的是什么都沒说好不好,他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知道的。

    战熠阳一边手拉着儿子,一边手抱着女儿,拉开车门直接坐到了车子里面,把两个孩子放到了安全座椅上面,这才开车去带两个孩子吃了一顿好的。

    吃饱喝足战小丫头可满足了,再三爸爸拉勾,这样就不能说出去了。

    战熠阳带着两个孩子直接回了医院,阿暖的恢复情况很好,战熠阳看看就要许荣荣带着两个孩子去一旁坐着,自己则是坐在阿暖面前和阿暖说事情。

    “你在外面的这段时间应该历练了不少,我想让你跟我学习做生意,不知道你有沒有这个意愿,白一临走交给我了一封信,你如果不想看就不看了,但信我给你带过來了。”

    战熠阳把那封信拿了出來,给阿暖放到了床边上面。

    其实白一最后还是希望看见她的,不然也不会留下这封信了。

    大概白一也想到了,有一天她会知道他的死讯。

    只是白一不知道,她的回來就是为了他,所以很快就知道了他的死讯。

    战熠阳把信放下,转身去了门口,把战小丫头抱起來,带着许荣荣和儿子去了外面,在外面等着阿暖。

    出门战小丫头就问战熠阳:“爸爸为什么要出來。”

    “因为姐姐想一个人呆一会。”战熠阳的回答让许荣荣好笑,他教孩子总是有一套,孩子也都听话,要是遇见一个不听话的,真不知道他要怎么对待了。

    病房里面的阿暖从床上坐了起來,打开了那封信看着。

    “阿暖,回來了么。好想你,你总算是回來了,,”

    白一的信足足写了三张纸那么多,后面还有很多的省略号,可以看见,白一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可是却已经沒有时间了。

    阿暖捧着信纸哭了,而后就不声不响的躺在床上躺着,战熠阳和许荣荣回來的时候,阿暖忙着把信纸收了起來,而后战熠阳就和她说了公司的一些事情。

    其实白一的信里面也有交代,希望她能接管公司。

    白一已经料定了战天宁最后会回去部队的事情,而这边爸爸的年纪已经大了,总有些力不从心的地方。

    白一希望阿暖能够帮忙。

    其实白一也有其他的目的,希望阿暖能早一点走出他留下的阴影,而工作是一个最好的牵引方法。

    阿暖看着战熠阳,淡淡的目光盯着他:“白一说您一直是他最好的爸爸。”

    阿暖说着哭了,战熠阳却说:“好是一定,却不称职。”

    战熠阳起身走了,留下一个无奈而又惋惜的背影,许荣荣看着他,跟了出去,战熠阳就坐在门口坐着,留下两个孩子和阿暖在里面一起。

    “这是怎么了。”许荣荣拉着战熠阳的手,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抬起來给战熠阳顺着胸口,战熠阳摇了摇头:“沒什么,只是不舒服了一点,一会就好了。”

    嘴上说着一会就好了,却到了晚上也不好,许荣荣就有些着急,拉着战熠阳想去看医生。

    医者不能自医,许荣荣怎么能不担心。

    结果却听见战熠阳说:“白一也是我儿子。”

    许荣荣微微的愣在那里,结果那一听也说不出话來。

    她知道他是为了白一的死缓不过这口气,可她何尝又缓了过來呢。

    纵然白一不是他们的亲生子,可是他们养了二十年了,难道就不是肉了么。

    钝刀割肉的滋味,他尝到了,她又何尝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