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重进苏家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校花的贴身高手纨绔仙医:邪帝毒爱妃我真是大明星空姐的贴身高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御前侍卫


穆昂看着苏瑷,不觉地问道,“为什么还要见我母亲?”“因为她是你母亲。”这是她的回答。如果没有这个女人的话,那么就不会有穆昂的存在了。所以,即使即使苏瑷曾经心中埋怨过,为什么陆箫箫不愿意多给穆昂一些温暖的同时,却也在心中感激过,不管陆箫箫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嫁给穆天齐,但是正因为这样,才可以让穆昂来到这个世界,才能让她遇到他。穆昂没再说什么,只是牵着苏瑷的手,再次地走回到了灵堂处。灵堂外,还有青洪会的人守着。自然,穆昂要带她进去,没人来阻止。当苏瑷跟着穆昂走进灵堂的时候,看到了穆天齐一个人,站在了陆箫箫的那张黑白照片前,那种凝视,仿若一生一世。苏瑷的心中,蓦地有着某种震撼。穆天齐总给她一种可怕的感觉,这个男人,叱诧风云,阴狠毒辣,再残忍的事情,对他来说,恐怕也只是家常便饭而已。甚至,他手上到底沾过多少血,都没有人能够说得清。可是这一刻,她却觉得他可怜。不管如何的强大,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或许希望的,只不过是得到陆箫箫的爱吧。“父亲。”穆昂出声道。穆天齐的身子微微一震,过了良久,转过身子,视线扫过了穆昂和苏瑷,“你怎么带她来了。”“瑷想要再祭拜一下母亲。”穆昂淡淡地道。穆天齐的眼睛瞥向了苏瑷和穆昂交握着的手,“既然这样,那么就再见一下你母亲吧。”说着,穆天齐微微的侧开了一下身子。苏瑷走到了陆箫箫灵堂的照片前,深深地鞠躬,认真的拜着。谢谢这个女人,给了穆昂生命!谢谢这个女人,曾经对穆昂说过爱他这句话。而以后,她会好好地爱着穆昂,去修补他破碎的心,去让他的渴望可以得到满足。只但愿,她和穆昂的未来,都会平静安好。苏瑷在心底默默地说着这些,而眼角在瞥见了一旁的穆天齐后,心中的愿望,又增加了一条。如果陆箫箫在天有灵的话,那么她希望陆箫箫可以可怜一下那个爱她至深的男人,可以让他平平安安。在祭拜完后,苏瑷转身走回到了穆昂的身边。穆天齐盯着穆昂道,“你们又在一起了?”“嗯。”穆昂回道。“就因为得不到最爱的,所以找个替代品也好吗?”穆天齐嘲讽地道,完全当苏瑷不存在一般。苏瑷只觉得穆昂倏然地握住了她的手,很紧也很僵硬,如同是在紧张似的。她轻轻地回握着他的手,然后视线直视着穆天齐,“我从来不认为,昂把我当成了替代品,而我知道,他也从来没有把我当成过替代品。”“是吗?”穆天齐看着苏瑷。这个女人,看起来普通得很,甚至有时候会给人一种畏首畏尾的感觉,但是却也是少数敢直视着他,毫不畏惧说话的人。矛盾得厉害。“就是这样!”苏瑷依然没有退却。而她的话,让穆昂稍稍放松了下来,“父亲,对我来说,瑷从来不是什么替代品,所以我和她,不会像你和母亲这样的!”穆天齐的视线倏然一沉,神色复杂地看了儿子片刻后,又转过身,凝视着陆箫箫的照片,“我不想被人打扰,你们出去吧。”穆昂带着苏瑷走出了灵堂,离开了穆家。上了车后,苏瑷看着开着的穆昂的侧面,“你有多久没有好好睡了?”他的眼下,有着明显睡眠不足的青痕。“很久了。”他随意的道,自从和她分手后,他就不曾好好睡过了,因为闭上眼,想到的全是她。苏瑷抿了抿唇,低下了头。“你后悔了吗?”不知道过了多久,穆昂突兀地问道。“啊?什么?”她抬头,有些没反应过来。“重新和我在一起,会后悔吗?”他转头看着她。她摇摇头,“没什么好后悔的,是我想和你在一起。”顿了顿,她又道,“我不会后悔的。”是的,不管将来发生了什么事儿,都不会后悔的。他没再说什么,静静地开着车子,只是她能感觉到,那原本一直环绕在他周身的冰冷气势,已经消散了……车子开到苏瑷家小区门口的时候,正当苏瑷解开了安全带,“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回来,你一会儿回去,记得好好休息,睡一下。”说着,她正要打开车门,胳膊却被他拉住了。她疑惑地转头看着他,却见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盒,而小盒打开,赫然是那两枚月光石的耳钉。“别动。”他低低地道,解开了安全带,倾过身子,手指贴上了她的耳垂。他在帮她戴耳钉。苏瑷没有动,任由着穆昂替她重新把两只耳钉全都戴上。苏瑷只觉得耳朵变得灼热了起来,而脸更是烫烫的,不用照镜子,她就知道自己八成是脸红了。有些尴尬,却也有欣喜。当戴完后,他道,“当初,我的那对耳钉呢,你还留着吗?”“嗯……留着,在家里。”她道。“我想戴。”他道。她眨眨眼,“那要不我现在回家给你拿来?”“一起。”他的回答简单扼要。他这意思是……要去她家里吗?!苏瑷同志有点傻眼了,不过想想,两人目前,也算是复合了吧,再说,他也不是第一次,就算她不和他一起去,他也能熟门熟路地找到她家。而且最最重要的是,穆昂现在的样子,摆明着是非要和她一起去她家啊!于是乎,苏瑷同志也就和穆昂手拉着手,顶着自家小区保安那惊诧的目光,进了小区。进了家门的时候,苏瑷发现,自家老爸老妈倒是没在家。这让她稍稍松了口气,不然爸妈在的话,估计光是解释,就要浪费不少口水了。把穆昂带到了自己的卧室,苏瑷翻出了月光石的耳钉,也同时,让穆昂看到了她那只盒子中还放着的翡翠耳钉。穆昂的目光,在看到了翡翠耳钉的那刹那,有些失神。这对耳钉,陪伴着他太久,也曾经让他想过太多。这对耳钉,更是因为他三岁时候的批命,一生不得所爱,所以母亲才会给他戴上这对耳钉。他曾经想要把这对耳钉扔掉,却最终扔在了她的手上。不曾想到,过了那么久,还能在她这里,看到这对耳钉。“没想到你还留着这对翡翠耳钉……”他喃喃着道,“我还以为,或许你已经扔了。”“它们对你其实意义很不一样吧,我怎么可能会扔呢。”苏瑷道,“你呢,要拿回去吗?”拿回去?这是母亲曾给他的东西,如今母亲走了,这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他可以缅怀母亲的东西。他的手指轻轻地抚过了那光洁的翡翠表面,片刻之后才道,“不用了,就放在你这里吧。”仿佛,他还有东西留在她这里,那么她和他,始终都有着一层羁绊的存在。然后他的手指拿起了那对月光石耳钉,递到了她的面前,“帮我戴上。”她红着脸,接过了耳钉,只觉得心脏又开始疯狂地砰砰跳动着。曾经摘下的耳钉,现在,又一一的重新戴上,就好像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穆昂微仰着下颚,而苏瑷伸出手,指尖碰上了穆昂的耳垂,小心翼翼地帮他戴上着耳钉。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又变得如此之近,近到她可以看到他卷翘的睫毛,闻到他身上那种清爽的气息,就连他喉结的滑动,她都可以一目了然。打住,苏瑷!她赶紧在心中自我提醒着,要是再这样看下去的话,估计她只会想到越来越色的事情了。紧张地给穆昂戴好了耳钉,苏瑷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好了。”穆昂长手一伸,轻易地把苏瑷拉进了怀里,“下次,都别再轻易摘下耳钉了。”她点了点头,看着他疲惫的脸庞,忍不住地道,“要不你先在这里休息会儿再走好了。”他微一扬眉,倒是没什么异议地躺下了身子,只是一只手却依然抓着她的手,就好像是要确保她在他的身边。“那我睡一会儿。”他道。“嗯。”她应着,手指轻轻抚了抚他的脸庞。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近乎呢喃地说着,“瑷,别再不爱我了,我也别再离开我了……”她整个人怔住了。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却已经像是睡着了一般,静静的躺在她的床上。“昂?”苏瑷轻轻的喊着。没有任何回答的声音,想来该是睡着了。苏瑷看着穆昂熟睡的容颜,慢慢的挪了挪身子,把自己的身子轻轻的躺在了他的身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她用着近乎无声的声音说着,“昂,但愿,有一天我可以真的让你放下灿灿,也但愿,有一天,我可以成为你最爱的那个人。”是的,但愿……但愿……只但愿,她今天的选择没有错,只但愿,她最爱他,而他也会最爱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