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牧崖,出塔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儒道至圣天域苍穹古墓毒妃:绝色庶女药师武炼巅峰不朽凡人狂邪弃少武神空间修罗武神

    (澳门金沙小说网 www.yakuw.com 无弹窗全文阅读)

    琅琊外宗有数万外门弟子,然能够站在最耀眼的地方也只寥寥数人。

    整个宗门的焦点始终聚在这些人身上,张帆的死就像一场海啸般席卷而来,苏败,这曾经渐渐淡出视线的字眼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林释晨,苏败,秦政!

    琅琊宗中随处可见这些人议论着,在修炼枯燥的宗门生活中,杀戮和血腥永远是最好的调味剂,不少人带着某种期待的口吻道:“苏败不知好歹在林师兄的宴会上撒野,林师兄已经放言,三日后,执法塔外让苏败血溅当场!”

    “前提是苏败能够再次走出执法塔,不过苏败能够走出执法塔,其实力还真是不凡!”

    “不凡又如何?半步凝气境和凝气境的差距犹如天地之隔,再说苏败丹田破碎,此生无法凝气。

    林师兄要击败他,可谓是轻而易举。”

    往日里与林释晨交好或者想刻意讨好林释晨的弟子,总是当着众人的面,冷言讥讽着:“在数月前死在林师兄手中的半步凝气蝼蚁就不计其数,还会差苏败这一个呢?”

    但也有不少弟子发出不同的声音:

    “话不是这样说的,昨夜苏败可是正面接下林师兄一剑!”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衣衫褴褛,显然是贫民窟,对于生存在那犹如垃圾堆的贫民窟他们而言,苏败的崛起仿佛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今后自己或许也能够像苏败这般,走出贫民窟,走在聚光灯下。

    只是这些人的言语方出就被无数道讥讽的声音所吞没:

    “那是林师兄仁慈,若非林师兄仁慈,苏败早就血溅当场!”

    “凝气境碾压半步凝气,还不简单!”

    整个琅琊外门就像煮沸的热水般,甚至往日里只知修炼的弟子也难得有兴趣关注这件事情,毕竟数月未见林释晨出手若是能够通过此战了解林释晨的实力,在今后的宗考中也能有所防备,抱着这样的心思,这些人也纷纷露头翘首以待数日后执法塔再次开启的刹那。

    几乎在这一刻,众多琅琊宗弟子难得慈悲的为苏败祈祷起来,希望他能够再次创造奇迹,数日后能够走出执法塔。否则,他们就会错过一场好戏。

    一座陡峭笔直的剑塔上,金属的光泽为其堵上了一层狰狞。

    站在这里能够顶着天穹,居高临下的看着那草木枯荣的世界。

    这里站着一名书生眉直眼阔,身着素白布袍,眉宇间泛着淡淡的书卷之气一头不算乌黑的长发批落在双肩,神色淡然的站在剑塔之

    同时这书生右手上持着一卷书,其腰间却系着与他穿着打扮格格不入的草帽。

    风起了,书生拿起草帽,压着头,展开书卷,目光却未落在书卷上,反而是转向身后的楼梯右拐处,“以往日里你的性子不到最后一时刻是不会轻易出关的!”

    “听说宗门中发生了些有趣的事情就出来看看。再说,数日前修为已至瓶颈,再闭死关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出来透透气!”沉稳的脚步声泛起,拐角处,一名身着黑衣的青年走来面容冷峻,双目沉静如深潭,尽管他脸上噙着少许笑意,只是这笑看起来更冷。

    “凝气二重巅峰!”书生收回目光,神情有些懒散的看着正明媚的阳光:“确实是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数千名宗门弟子死在血炼中,有人公然杀人却安然无恙的走出执法塔西秦来个桀骜的皇子,林释晨闲着蛋疼开始欺负后辈。”书生扳着修长的手指有些认真道:“好像这些事情都和一个叫苏败的少年有关!”

    “苏败!”黑衣青年走来,直至站在剑塔边缘,只要他再踏出一步就会落空,“这可不像你的性子,往日里你都懒得去记住这些琐碎的事情,牧崖!”

    牧崖,外门第一强者。

    阳光在这一刻仿佛变得冰冷许多,书生抬起头懒懒道:“龙虽不与蛇群居,不过也会无聊的低下头看着那些窝中的蛇,特别是一只要把我赶下位置的蛇!”

    “西秦皇子!”黑衣青年双眸微眯,脸上渐渐爬出了少许狰狞:“那就将这蛇活刮了,让他知道琅琊是谁说话的地方,琅琊是琅琊人的地方,什么时候西秦那边陲小国都敢在琅琊这边大放厥词!”

    “你的地域观念还是如此之重!”书生微低着头,好似看到书卷上有些有趣的话语,轻笑而出:“温室里面的花朵怎么时候有资格开始嘲笑暴雨中的野草?”

    说到这里,书生抬起头看着青年道:“我记得林释晨惹过你?”

    “有吗?我可不是很记仇的人,不记得了!”黑衣青年摇摇头道。

    “那就权当有吧!外门第二的名号落在他身上会让这些西秦人都忘记了自己姓什么,拿回来吧!什么时候,琅琊人在这地方杀个人都需要他西秦人同意?谁定下这么霸道的规则!”书生轻的合上书卷,平躺下来,将草帽压的更低,遮盖了他那!张清秀的脸。

    “明明是对方的挑衅让你不爽,硬是让你扯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过我也厌倦了外门第三的名号,被人压着本来就不爽,更何况是两个人!”青年抬起头来,冷峻的面容上掠出一抹战意。

    “那我就打到你爽为止!”草帽下,书生懒懒的声音响起,旋即就传出十分有节奏的呼噜声。黑衣青年无奈的摇摇头,想到后者那恐怖的实力,嘴角也泛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西秦皇子,习惯江川河流的鱼儿怎么能够想象出大海的汹涌澎湃?

    阳光明媚,肃杀的秋风越来越盛,待到鹅毛白雪飘向这片大地的时候,那就是宗考之期。清澈婉转的琴声摇曳于谢水楼台间,安妩优雅的端坐在琴阁上,妩媚艳丽的娇容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挑逗迷人,那单薄的轻纱将曼妙-的身姿勾勒的淋漓尽致。

    往日里安妩在这里抚琴,琴阁四周的谢水走廊上必站满着无数青年翘首以盼。

    而今日,谢水走廊上空荡荡的一片,只因琴阁上站着一道身影秦政。

    负手而立,秦政一股睥睨之气,弥漫而开,他微闭着双眼,好似在倾听着安妩的琴声,时而露出邪气的笑容。安妩俏脸时而绯红,明媚的双眸微低着仿若羞涩的大家闺秀。

    嘭!嘭!

    沉稳的脚步声渐起,林释晨登上琴阁,微微躬身道:“大皇子在三日前就已经闭关而二皇子在五日前出宗门执行任务,不过两位皇子曾留下话在他们会亲至,目睹殿下夺冠,成为外门第一强者!”

    秦政却是微摇着头:“他们真这么说?”

    “他们二人自幼就被父皇给予厚望都无缘于如此殊荣,若是我问鼎外门,那岂不是打脸!”

    “听说你昨日去了执法塔下战帖?”秦政缓缓睁开双眼,语峰一转。

    “礼不能废!”林释晨微低着头道。

    “下了战帖,那就做的漂亮些!”秦政目光看了安妩一眼,“至少也为安妩师姐出口恶气!”安妩抬起头俏丽的嘴角抿出一丝笑意,有着一种妖娆。

    外界的纷纷扰扰无法传进苏败的耳中,就算他亲耳听见其心境也不会起任何的波澜,经过无数次生死的洗礼,苏败至少能够做到宠辱皆忘淡漠如水。

    漆黑的执法塔中,一道道凌厉势若长虹的剑光洞穿而出,掀起猩红的鲜血。

    青妖血蛇扭动着粗壮的巨尾,横扫而来。

    苏败身影闲庭信步的游走于其间,那重重横扫而来的猩红巨尾未曾给他带来丝毫的阻碍,无数次的厮杀,苏败的反应力被锻炼的更加变态甚至念头微动,其身体就会做出相应的变化扭身微动,苏败抽剑的刹那,左手势若惊雷的点出,凌厉无铸的一指点落在青妖血色的躯体上,砰的一声,青妖血蛇庞大的躯体轰然倒地,血溅如柱。

    “叮,恭喜宿主获得30点功点值!”

    “叮,恭喜宿主获得30点功点值!”

    直至最后一只青妖血蛇死于剑下时,苏败方才止住身形,望着自己取得的成果,邪魅的俊脸上并无任何的雀跃,平静无比,在这执法塔中,自己的实力已经无惧这些青妖血蛇,就算自己赤手空拳,也无惧。苏败现在能够做的就是收割功点值,提高武技的熟练度,同时尽快的冲击凝气境,不过让苏败有些欣慰的是,自从经过云海那一悟之后,天外飞仙修习起来也不那么难,至少在这三日,熟练度已有千余点。

    同时,剑刺之法已至驾轻就熟的境界,不过苏败最大的收获并非是剑刺之法和天外飞仙,而是铁枪指,在出剑墓前,他就将这铁枪指修至炉火纯青的地步,而经过这数日的厮杀,这铁枪指的熟练度可是狂涨,特别是苏败每次战斗之后的自我反思,都让他对这铁枪指有所感悟,才数日,苏败就将这铁枪指提高了数十万点。

    “还有数万点,这铁枪指的掌握就能至一代宗师的境界!”

    “那时候一代宗师的奖励加上我这数日的苦修,突破桎梏,冲击凝气有望!”

    就在苏败沉思的刹那,紧闭的铁门缓缓被推开,青峰有些麻木的走进来,看着满地血腥的一幕,嘴角微微抽搐:“比起上次,你解决这些妖兽的时间跟短。萧老让我通知你,现在可以出塔了!”

    出塔!苏败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看着那铁门后闪烁的鬼火,漆黑的眸子中也染上了一层冷意,那些人现在应该在塔外闹的很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